5.0

2022-08-31发布:

伊人av影视纪录片《一直游到海水变蓝》:影像里的文学故事

精彩内容:

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,文學與鄉村、鄉土、故鄉有著割舍不斷的關系。不少作家都是從鄉村出生、成長起來的,鄉村也是很多作家創作的靈感源泉,爲他們提供了藝術生命的滋養和源源不斷的創作素材。賈樟柯執導的紀錄片《一直遊到海水變藍》,通過對數位作家及其親屬的采訪,以“影像口述史”的方式,講述文學與鄉村的故事,給人耳目一新之感。

影片首先高度肯定了鄉村對中國乃至人類的重要價值。對于有著幾千年農耕文明的中國而言,鄉村無疑爲社會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影片開頭,是一組農民勞作的雕塑,片中還穿插了不少田間耕作、收獲的畫面,以及于堅的詩句——“勞動使他高于地面,但工具比他更高。高舉著鋤頭,猶如高舉著勞動的旗幟”,體現出對鄉村勞動者的贊頌。前兩章的標題“吃飯”“戀愛”也是對鄉村之于人類價值的凝練,正是無數鄉村勞動者在大地上辛勤耕耘,才解決了人類的吃飯問題,在此基礎上,人類才得以戀愛結婚、生存繁衍。可以說,鄉村是人類生存的根本,而生存,是一切文學藝術的根本。

《一直遊到海水變藍》的核心意旨,正是要重回鄉村故土,挖掘文學之“根”。影片對每一個作家的訪談,都是在其故鄉或生活多年的地方展開的,在極具現場感和曆史時代感的個人化講述中,揭示出鄉村故土對作家創作的重要意義。

片中出場的第一位作家是“山藥蛋派”代表人物馬烽。馬烽曾多年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——山西汾陽賈家村,恰恰也是導演賈樟柯的故鄉。由于馬烽已過世,由馬烽的女兒段慧芳坐在其塑像旁邊,講述她父親的人生經曆、創作情況,以及與山西鄉村解不開的緣分。賈家村居民宋樹勳、武士雄回憶了馬烽當年在村裏開展工作的情況,與段慧芳的講述互爲補充。

在對賈平凹的訪談中,賈平凹講了自己小時候的家庭狀況、讀書求學的過程、以及如何走上寫作道路。他特別提到,當自己的寫作陷入迷茫和困惑的時候,就選擇回到老家商洛,騎著自行車四處走訪附近的村莊。該時期賈平凹寫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說和散文,包括代表性作品《雞窩窪人家》《浮躁》等,寫的都是商洛的故事,是站在家鄉商洛來看世界的。

余華生動地敘述了自己的生活經曆,比如幼年時期隨家人搬到浙江海鹽生活、很早就對死亡有近距離接觸、高中時讀了些沒頭沒尾的小說後自己想象結局、懵懂少年對異性的好感、高考失利當了牙醫、多次被退稿後終于成功等,他的代表作《在細雨中呼喊》《活著》也都是以鄉村爲背景的。

在家鄉河南鄧州,作家梁鴻面對鏡頭,傾訴了童年時代母親癱瘓在床、父親和子女關系緊張、大姐爲一家人無私付出等諸多往事,期間數度哽咽。帶給她幸福和痛苦的鄉村梁莊,後來卻成了她在北京魂牽夢萦、難以割舍的地方,促使她寫出了《中國在梁莊》《出梁莊記》《梁光正的光》等作品。

通過以上作家及其家人的講述,可以看出,鄉村或小鎮的生活經驗,正是這些作家從事文學寫作的出發點,也是他們文學世界的精神原點。

影片對作家的選擇有其用意。四位作家,在空間上涵蓋了中國的西、北、中、東等不同地域,在時間上縱跨新中國成立後的各個年代。此外,片中還插入了2019年首屆呂梁文學季活動現場作家和評論家如莫言、蘇童、李敬澤等人發言的片段,提供了當下文學發展的一個鮮活生動的橫截面。極具曆史感和現場感的講述,建構起作家人生經曆與文學想象世界的密切關聯,使觀衆近距離地感受到鄉村對于文學寫作的根源性意義。同時,在作家們關于文學和鄉村的講述中,也勾連出當代中國社會的發展史,折射出現代化進程中鄉村的變遷,提醒人們關注鄉村,記住鄉愁。

除了表現作家等知名人物外,影片還把鏡頭對准大量普通人,呈現了一幅幅平常無奇的芸芸衆生的面孔。其中一些人立于田間、野外、村頭,朗誦著著名作家或詩人創作的優美篇章中,在那一瞬間,生活重壓一掃而空,滄桑的臉上閃耀著超越庸常的光芒,充分顯現出文學的力量,令人心生感動和敬意。

總而言之,電影《一直遊到海水變藍》既有對現實的關注和凝視,也有向上的超脫與空靈,彰顯出賈樟柯對鄉村故土的深沉眷戀和對人文理想的執著呼喚,是一部兼具紀實性和詩意性的優秀之作。(作者:周仲謀,蘭州大學文藝評論中心執行主任、文學院副教授) 伊人av影视